北京市住房協會秘書長陳志說,這次在北京制定的公共租房轉租貸款監管政策,不僅符合住房建設部第十一令的要求,而且適當提高了處罰標准,增加了違規者的違法成本。它有治療症狀和症狀的作用。要堅決抑制暴利沖動,嚴懲,否則對他人不公平,也要警告和警告他人有著類似沖動的想法,不要冒險,越界必須受到懲罰。事實上,在5年內不准申請租住公屋和共有房屋的情況,其實比對租客家庭施加一定的罰款要嚴重得多。

每個人都可以計算帳號。以前曝光的一個租房家庭享受95%的租金補貼,根據他每月的公租房租金2250元(50平方米45元/平方米),他的實際月租金只有112.5元,5年的總租金只有6750元。但是,如果他的轉租受到調查和處罰,他將在房子被收回後五年內去市場租房。根據每月3000元的市場租金,他將在五年內支付至少17萬元。這只是房子的租金。處罰還可以包括行政罰款、共同處罰和對共同財產權適用的限制。一個項目造成的直接或間接經濟損失可能達數百萬元。對於轉租家庭來說,分租行為會付出很高的代價。因此,對共同財產權適用的五年限制條款。這個條款實際上是非常嚴厲的懲罰。當然,我們也建議在國家立法層面進一步加強處罰,我們可以借鑒國外一些地區的做法,甚至可以判處非法轉租罪。

他建議,對於眾多申請租住公屋的家庭來說,申請租住公屋時應慎重考慮,主要是解決他們的住房困難,而不是管有物業;其次,政府的租住公屋是為了保障低收入家庭的住房問題,會有更多的出租房屋資源來推廣,以滿足不同地區家庭的需求,選擇將更加廣泛。